歡迎來到記憶方法網-免費提供各種記憶力訓練學習方法!

沈陽“鬼樓”靈異事件多

編輯: 路逍遙 關鍵詞: 靈異事件 來源: 逍遙右腦記憶
, 沈陽“鬼樓”的傳聞,這些年來吸引了不少好奇的人前來探險 石立飛/圖

7月23日,幾名晚飯后散步的當地居民在談論“鬼樓”。石立飛/圖

路官派出所的光學社區警務室就在“鬼樓”下面,這里的片警和社防隊員幾乎每個星期要勸走一些試圖進入鬼樓探險的人。 石立飛/圖

  沈陽“鬼樓”:一個謠言的流傳史

  記者 柴會群 發自沈陽

  沈陽市鐵西區一座因為經濟糾紛而長期空置的爛尾樓,因幾個偶然事件而成就了一個“鬼樓”謠言……

  靈異事件

  究竟是誰、什么時候、在哪里——睡覺時從床上跑到了走廊里,沒有一個人說得清楚。

  “鬼樓”通常是指近年來出現在城市中的“問題樓”,因一些怪異傳聞而得名,并“鬼樓”通常是指近年來出現在城市中的“問題樓”,因一些怪異傳聞而得名,并在民間廣為散播。

記者在網上查詢發現,青島、北京、天津等城市均有“鬼樓”。然而很少有哪個地方的鬼樓像沈陽鬼樓這樣知名。打車到該地帶時,只要說是“鬼樓”,出租車司機們便能心領神會,徑直開過去。

位于沈遼中路31號、33號的那兩棟9層連體樓,就外觀而言極為普通。31號樓一層有一家旅館、一個浴池、一家門窗店,還有一間掛著“鐵西區市容管理辦公室”的牌子,從二層向上則是住宅,大概有三十多戶人家。33號樓通過二層的一通道與31號樓相連。一層也是商用門面房,二層是旅館。與31號樓最大的不同之處在于,三層以及以上的房子全都空著無人,陽臺上的窗戶甚至也已經被全部拆除。

  一個長達十幾年的謠言伴它至今,這里,便是沈陽著名的“鬼樓”。

  與各地所謂鬼樓相比,沈陽“鬼樓”的經典之處,在于有一種所謂的“靈異”現象。據說這座樓上的住戶曾碰到這樣的怪事:晚上明明睡在床上,第二天早晨卻發現到了床底下。其他諸如半夜能聽到女人的哭聲、窗戶會自動打開等,多是所有“鬼樓”的共性,無甚特別之處。

  沈陽鬼樓的傳聞至少要追溯到十幾年以前。那時恰是“鬼故事”剛剛走紅之際,敏銳發現這一動向的當地電臺曾在午夜就此辟出“張震講故事”欄目,結果一炮打響,擅講鬼故事的主持人很快“紅遍長江以北”。十幾年后,當南方周末記者來到沈陽調查鬼樓傳聞時,一本名為《鬼吹燈》的書正在全國竄紅,被各家書店擺在顯著位置。還有一本名為《西藏禁書》的也在網上流傳,以各地的“靈異事件”為主要內容,其中有一章專門講述沈陽鬼樓。

  然而,對于沈陽鬼樓傳說中的所謂“靈異”事件,南方周末記者調查發現,沒有人能給出哪怕一點的確切根據。

  蔣凡林在31號樓已經住了10年,他剛來的時候就聽人說過“睡覺移位”的異事,可仔細打聽,究竟是誰、什么時候、在哪里——睡覺時從床上跑到了走廊里,卻沒有一個人說得清楚。

  鬼樓所處的永善里小區居民老孫聽到得更早一些。據他回憶,原永善里商店的經理最先給他講了“睡覺移位”的異事,并得出33號樓鬧鬼的結論。作為一個“唯物主義者”,老孫并不相信。“我說你別胡扯了,世界上哪有鬼啊。”

  老蔣、老孫,此地的幾乎每一個居民,都曾接待四面八方的來訪者,不厭其煩地向他們解釋鬼樓的真相。然而誰都沒有料到,鬼樓的說法卻還是源源不斷地流傳,并被演繹成更為離奇的版本。

  “鬼樓”身世

  “鬼樓里住的不是‘鬼’,而是‘黑戶’。”

  南方周末記者調查得知, 31號樓和33號樓的開發單位是一家——原沈陽集體經濟房屋開發公司。這兩座樓是該公司開發的永善里小區二期工程,當時分別命名為1號樓和2號樓。居民們說,因為資金問題,蓋樓時前后換了多個承建商,從1984一直蓋到1992年。中間幾度停頓,甚至有鳥類在樓上筑巢。

  33號樓旅館的鄧先生說,兩座樓蓋好不久,因為欠資問題,債主們就將開發商告上了法庭,法院隨即將33號樓三層及以上房子查封。此時整座樓的水電煤氣等尚未開通。因此,這其實是一座“爛尾樓”。樓上并非因為“鬧鬼”導致住戶搬走,而是根本就沒有人住過。

  33號樓一、二層則被原永善里商店所占用,這也是整棟樓僅有的已使用樓層。鄧先生曾是原永善里商店的員工,據他稱,當初集體經濟公司蓋這座數時,原永善里商店動遷,開發商承諾大樓蓋好之后將一二層返給商店。然而后來卻又暗中將其轉賣給別人,后來通過打官司,商店才討回產權。另有當地居民稱,在打官司中間,已經在外飄了8年的永善里商店實在等不及,大概是在1993年,于一天晚上將樓門砸開,強行入住,并自行安裝水電煤氣等開始使用。

  永善里商店隸屬于原鐵西區副食品公司,該公司于1998年改制,永善里商店不復存在,更名為“貞觀商場”,后再度更名為“瑞祥商店”,大概因為不景氣之故,商店只占用一樓部分房間,其他房間則用來出租,去年又在一樓辟出一部分開了家旅館,二樓部分由臺球廳改造為客房。有傳言稱,此處曾經開過一個民辦幼兒園,一個孩子曾不幸死去。經南方周末記者調查,純屬子虛烏有。

  7月14日,本報記者征得旅館同意,從其二樓一道門一路爬上,終于探得“鬼樓”的真面目。該樓基本設施已經安裝完閉,但顯然未經使用。地上已經積了一指厚的塵土。有幾套房的房門上貼著沈陽市中級法院的封條,時間為1993年。

  鄧先生稱,打了多年官司,33號樓最后被判給了幾家單位。結果誰都沒法用,便一直空著。

  前文提過的蔣凡林稱,大概五六年前——正是鬼樓傳聞鬧得最兇的時候——曾有一位自稱銀行工作人員的年輕人過來設點賣樓,但呆了一個月,竟然一套也沒賣出。后來,就再也沒有人來理會那些空置的樓房。

  當地居民對空置15年的“鬼樓”深感惋惜,“這樓其實質量不錯,要是歸個人的話,誰會讓它白白空著?”

  31號樓的命運則出現轉機。由于最后的承建商接盤,賣了好幾年,使該樓所有的42套房均成功售出。但與33號樓一樣,當時也沒有水電煤氣等基礎設施。住戶們經數年上訪,于1999年通了電。但由于承建商老范跑了,大部分房子至今也沒有拿到房產證。“鬼樓里住的不是‘鬼’,而是‘黑戶’。”蔣凡林說。


本文來自:逍遙右腦記憶 http://www.3809541.live/tansuo/568670.html

相關閱讀:

投资理财怎么做